返回顶部
位置: 书信 > 随笔 > 散文 > 文学 > >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云端.消失的光年 PDF电子版
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云端.消失的光年 PDF电子版

软件简介

内容简介

“在云端”系列精选了几位当代著名作家的散文作品,集结成册,力求打造一套极具文学价值、审美价值的文化丛书。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年华似水,岁月忽老。《消失的光年》一书中,作者们通过那些生动而鲜活的文字,去寻味那些已经消失的、不再回头的岁月。



目录

远去的笸箩

绛帐是一层轻幔

马兰花开

光阴的渡口

暮春散帖

乱市

拜年

抄春联

闪光雷大战

打“水漂”

爬树

看火车

小人书摊

露天电影院

照相馆里的小童车

豆棚居闲话

怡园豆棚

怡园昆虫

淘书纪略

蒲扇

窗内窗外

美好的事物总是这样寂静

谁是谁的小苹果

且听院内扫叶声

乡下年事

无肉的抄手

母亲的针黹

唢呐声声忆故人

母亲的美味

人来人往

逝水流年

常忆故乡过大年

童谣声里说年俗

软萩芳香醉心田

母爱如井

慈父十日祭

祖母的童话

农活

泥面下的生活

一只布狗

石磨豆腐

花生酥

邳州煎饼



精彩书摘

远去的笸箩

张静

外婆走的时候,棺木里放了好多东西。吃的、喝的,包括她老人家曾经喜欢穿的衣裳、用着顺手的旧物,都给放进去了。唯一的针线笸箩,被老姨们和妗子拿在手里,端详着,摸了半天,还是取了出来。大姨念叨,咱妈平日里用惯了,瞧这笸箩被使唤得油光发亮,细滑柔软,放进去,真有些可惜了。

就这样,外婆的针线笸箩被留了下来,缝缝补补,又是好多年。

后来,我婆去世了,她的针线笸箩虽然也被小婶子留了下来,但几乎不太用了。我偶尔去小叔家的时候,笸箩静静地躺在炕头一角,里面堆满了随身穿的小衣物,鼓鼓囊囊的,将笸箩压得变了形,这多少让人看了有些遗憾。

记忆里,女人炕头的针线笸箩是轻轻巧巧的,但它却盛放了太多的岁月流年。尤其是在那些缺衣少穿的贫瘠日子里,乡下人一年四季从头到脚穿的粗布衣物,长的、短的、薄的、厚的,都是用笸箩里的针线缝起来的。先是我爷前日下地干活时磨烂的袖口、松了的纽扣、刮破的衣襟;再是三叔的袜子,在生产队平地时,拉着架子车满地跑,脚后跟烂了个大洞,挑衅似的张望着;还有,小叔的裤脚又短了一截,眼瞅着天越来越凉了,需要接一截布……这些细碎的紧要活,我婆得赶着日头做。比如趁着早起窗外透进来的亮光,或者落满夕阳的窗台,不大工夫就完成了。若是整件的衣裳或者裤子,那就只能等着下雨天或者农活不紧时,摊开场面做。她早早将被子叠起来,炕头收拾利索,然后将裁剪好的布平铺。那只笸箩,就放在手边,一轱辘线,被婆不停地取出来,放进去,穿一些,再穿一些。她一针一针扎下去,袖子、领口、前襟,一片一片衔接起来,风声、雨声和婆的背影成为那个雨天里一帧温暖的水墨画。

婆的笸箩形状像一弯月,里面放着颜色、粗细各异的线,剪刀,铜顶针,碎花布,以及一本发黄的书,书中夹满了一家老小一年四季用的鞋样、窗花。对了,还有绣花用的箍圈,都一一躺在笸箩里,静静恭候,某天某时某刻它们会被派上用场,好让全家人安然度过风霜雪雨与寒来暑往的四季。

笸箩一般是用细柳条编制而成的。去掉皮的柳条白生生的,乡下人叫水柳,长在水边,与芦苇一起,沐浴溪流、日光和风。待某日,长得婀娜多姿、纤细柔曼时,村子里的篾匠张四会用一把亮闪闪的篾刀褪下它粗糙的外皮,顺着柳条的纹路经脉,一层一层割出自己需要的长度、宽度和厚度,再经日光锻打、炉火熏烤,直到它柔韧结实,可以任意弯曲或折压为止。待农活清闲时,张四寻屋檐下一处干净的地儿,他的拇指按住刀口,柳条反复在篾刀上划过,直到被打磨得透薄光滑。用他自己的话说,篾匠活不难,细数活,主要是在一双手“砍、切、拉、编、磨”下,笸箩、簸箕、背篓、筛子、笼子等就出来了。我亲眼看到,他劈出来的柳片,粗细有致,青白分明,一点毛边都没有,可他那双手,早已糙如老树,手指头上布满了细细的口子,连关节也稍微弯曲变形。我问他,四爷,你手疼不?他笑着说,手上磨出的茧太厚了,早感觉不到了。完了,又多说一句,娃呀,你好好念书,爷这手艺养家糊口还凑合,要想过上好日子,难!



【关键词】 书信   随笔   散文   文学  

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云端.消失的光年 PDF电子版下载地址

GOOGLE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