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住进你心里 电子版 - PDF电子书下载网 返回顶部
位置: 情感 > 爱情 > 青春文学 > >让我住进你心里 电子版
让我住进你心里 电子版

软件简介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1. 人设有趣,故事反转,两个富二代啪啪打脸谈恋爱。

(女主)于宛童:受尽宠爱的邵氏千金。为了和亲哥打赌自己能不靠家里找到工作,甘愿去咖啡店当一个小小收银员,但因为算数太烂每次都要自己倒贴钱。在经历前男友劈腿后,为了提防有人因为钱财而忽略她的内在美,继续当着“灰姑娘”。

(男主)陆其琛:因为母亲的死对父亲抱有敌意,始终不想承认自己与父亲的关系,梦想是独立门户。目前在一个新起步的公司打工,经常加班,公司周转不灵还要他自己倒贴钱。

两个富二代一见钟情,又面临困惑——

我的男朋友/女朋友好像真的很穷,

怎样才能不让TA困扰,低调和TA谈恋爱?



2.反差萌初恋故事,两个富二代暗戳戳怂兮兮低调追爱,爆笑又心动。

恋爱里,是——“兼职”收银员&“新手”设计师一见钟情

回家后,是——邵氏千金&辰兴集团公子哥绞尽脑汁为对方排忧解难



被她当成落魄小狼狗投喂了一年的人,是个富二代?

隔壁那个古灵精怪做饭巨好吃的小可爱,是邵氏千金?



3. 此书作者阿曜曜是小花阅读的全版权签约写手。小说元素多样化,文笔青春欢脱,符合当下多元化的影视市场阅读需求。

内容简介

回想一年前,于宛童和陆其琛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你好,我叫于宛童,是这个咖啡店里打工的。”

“你好,我叫陆其琛,是一个小公司里面搞设计的。”



一年后,两人被各自爸妈拉去参加酒会。

“小琛,这是童童,邵氏集团的千金,你小时候还见过的,你忘了?”

“童童,这是你陆叔叔的儿子,以后要接管辰兴的,打个招呼呗。”



于宛童和陆其琛对视一眼,双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关于两个富二代装穷谈恋爱的故事。

作者简介

阿曜曜

小花阅读签约作者。



95后,成都人,非典型处女座,小甜饼爱好者,人形码字机,退堂鼓一级演奏家。

爱好太多,wei一坚持下来的只有写文和手作。



已出版:《书里跳出个小世子》

微博:@是阿曜曜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收银小职员于宛童

第二章 “贫穷” 设计师陆其琛

第三章 这算是约会吗?

第四章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第五章 于宛童想要的东西,他就帮她实现好了

第六章 陆其琛第一次那么想曝光自己富二代的身份

第七章 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八章 直男卖起萌来好可怕哦!

第九章 我们变成了对方喜欢类型,也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第十章 你愿意住在我的心里吗?

番外 原来我们早已相逢

精彩书摘

第一章 收银小职员于宛童



于宛童望着面前一叠的纸笔,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店主见她这般,好意提醒道:“准备好了吗?要是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了哦?”

于宛童咽了口唾沫,心下打鼓,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她哪儿是准备好了呢?

纯粹是赶鸭子上架罢了。

连找了五个工作都惨遭碰壁,只有这家咖啡店看起来算是一个门槛低的工作,她原本以为收银员就只用负责打印小票就好了,没想到还让她数钱?



“等一下——”于宛童连忙叫住正准备记表的店主,可怜巴巴地望着对方期盼地问:“店主,现在不都已经是手机扫码付款了吗?应该不常用零钱了吧?”

她把手背在身后擦了擦手心的汗,从小到大,她的数学一直是她的软肋。

谁能想到都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算个两位数的加法还要掰指头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万一停电了呢?”店主也是着实好脾气,以为她是紧张了,还笑着安抚她:“没事的,相信你自己。”

于宛童心都在流泪:我也相信我自己,肯定是数不清楚的!



面试的任务很简单,四分钟之内算出这一叠零钱的金额就行了。然而零钱中不仅有百元大钞,还有二十元的,五十元的,五元的,一元的,新钞旧钱乱七八糟地堆成了一座小山。

只听店主一声零下,于宛童开始一张张整理,慢吞吞地算着金额,然而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于宛童算完这桌上的,又忘记自己手上的是多少钱了,稀里糊涂一搅和,时间都过了一分钟了。

旁边的店主不时地看着手机计时,于宛童手心汗湿,越着急心跳就越快,额头浸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一旁的嘈杂声音都快要听不真切了。



等一下……我算到多少钱来了来着?

于宛童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空调的冷风拂面而过,冻得她直哆嗦。



“店主,我……”

“老板,来一杯柠檬水。”突然传来一道清亮的男声打断了于宛童的话,还有些微微的慵懒,于宛童连忙抬头,便撞进一个人的眼眸。

或许是见于宛童慌张的样子太过可怜,男人揉了揉一头短发,随手指了指于宛童面前的柜台:“你把十元,二十元,五十元的分开整理不就行了。”

“可是……”

“你还有时间?”男人嗤笑一声,打了一个哈欠。

“好!”于宛童破罐子破摔,手脚麻利地开始整理算钱。

瞬间,周围的一切变得沉静下来,那种紧张的窒息感快随褪去,空中又充满了静谧的阳光气息。

于宛童正准备感激地朝他道谢,突然四周墙壁快速崩塌破碎,她身体一沉就快要跌落下去……



“同学?同学?”有人正在轻轻推着她的胳膊,“我们要买单了!”

“啊?”于宛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趴在柜台上面睡着了。眼前模模糊糊的是店门外柔和的阳光,她茫然地回望了一下四周,白色的桌椅,米色的壁纸,空中弥漫着咖啡的香味。

哦对!

她都在这家店当了一个月的收银员了!



“啊不好意思!”于宛童快速地抹了一下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急急忙忙地拍着脸迫使自己清醒起来,“请问你们要买些什么?”

“这个、这个,都要啦!”面前的俩人看上去也就高中生的模样,还穿着校服,不知道是逃了哪节课才得了空儿来他们店里逛逛。

“嗯,是两串青金石手链和一个蜜蜡戒指吗?”于宛童低下头数了数,脑子里又有些晕乎乎:“我看看……哎呀懒得算了,这样吧,戒指算送你的,你给一百五十就行。”

她才刚睡醒,脑子还迷糊着,看这两人应该算是小情侣吧,就当给他们送个小礼物好了!

反正话又说回来,每到月底查账的时候,她都是铁定要自掏腰包补账单的。



拿过一旁的木盒,于宛童认认真真地把东西打包,然后笑眯眯地递给两人,打趣道:“约会呢吧,这手链还买的情侣款?”

女生不好意思地站在小男友身后冲她笑笑,男生倒是反应快,摸出了皮夹给了钱,俩人勾着手又在她的店里磨蹭了半天,于宛童见两人实在腻的不行,不由笑着提醒道:“要喝下午茶吗?有现烤的甜点哦!”



她在商业区旁边的小街上这家不大的咖啡馆里打工。

咖啡店主要是经营下午茶的甜点,顺带卖点手工的小首饰,像是串珠的手链,项链,或者是戒指。

沾了商业区的光,生意不错,而且由于还在老街,环境也还算凑合。



“那……一壶果茶然后再来两个芒果起司。”

“好的,请稍等哦!”

她起身招呼着专门做甜品和咖啡的小米注意新的订单,在路过拐角的那个座位时,于宛童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

那人没来。

不过算起来,他已经快要两天没来了。



“小米,今天十号桌的客人也没来呢。”

今天店里没什么人,除了那对小情侣就没别的客人了,于宛童得了空跑到厨房和小米聊天。

“我们店一天到晚接待这么多人,你居然还能记住他们,”小米朝她坏笑道:“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没有啊!”于宛童扒着门柱,笑眯眯地说:“只是之前我来应聘的时候,还是他帮的忙,不然我就没工作了!”



于宛童有个特点,她能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来过店里的顾客和他们的喜好,这使得明明只是一间小小的咖啡店却还收获了一大批的回头客。

那个角落座位的常客,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穿着皱巴巴的衬衫,戴了一副眼镜,或许因为长期呆在室内,有种病态的苍白。明明是个挺年轻的小伙,愣是要打扮成一个颓废青年。并且每次都只点一杯柠檬水,然后抱着笔记本电脑往沙发上一坐,在角落里待到夜幕四合才回去。

他只喜欢那个靠墙的座位。

于宛童偷偷观察过他很多次,有几次还险些对上他的目光,吓得她赶忙低下头装作整理收银条。

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角落的位置呢?

既照不到阳光,又离厨房太近,吵吵闹闹的。



“而且他每次只点我们店里最便宜的柠檬水,要傍晚我们打烊了他才走。”于宛童试图唤醒起小米的记忆,“他都是我们店的常客了,你真没印象啦?”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小米忙着做芒果起司,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于宛童闲聊着:“估计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吧,也没啥钱吃晚饭,咱们这旁边可是商业区呢,房租可贵了。”

也是啊,众人皆苦,谁的日子好过呢。

于宛童闻言,若有所思。

……

“L-HOUSE”是由国内著名的室内设计师卿山带队,自己开辟的一个全新工作室。工作室坐落于S市繁华的商业区写字楼里,虽然老板卿山在行业里已是赫赫有名的标杆人物,但工作室还处于起步阶段,规模并不算大。

整个工作室加上卿山总共也就只有十五人,而陆其琛正好是其中一个。



“上次的设计图,老大说很赞哦!”女助理捧着一杯咖啡,走过陆其琛座位旁的时候,抑制不住的喜悦:“老大说你进步很大,下次准备把设计的决定权全部交给你做。”

“太麻烦了吧,”陆其琛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喜悦之色,他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满不在乎道:“下次再说吧,我想先去楼下坐会儿,要是老大问起来,帮我解释一下啊。”

“好吧,你昨晚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老大要是知道又要批评你了。”女助理无奈地挥挥手:“你去吧!”

陆其琛松了松衬衫的第一颗纽扣,长呼了一口气,只拎着电脑包,就快步走去了那家咖啡店。



他当初注意到这家咖啡店,还是在一年前。

那个时候,老街才刚刚建成,他和他爸吵了架,一气之下从家里跑出来,适逢大雨,他只是为了避雨才顺便进的这家小店。

暖黄色的灯光,浅褐色的条纹壁纸,亚麻做的软垫和实木桌子,墙上挂着店主自己画的乱七八糟的画,角落有复古的留声机放着岁月的歌。

很舒服干净的一家小店。

适合他这种逃避现实的失意人。

而后,由是这家店挨着公司,便成了他常来放松的地盘。和公司里紧张压抑的气氛不同,这家咖啡店充斥着惬意和闲散的风味,是个逃离人群的绝佳场所。

陆其琛胸无大志,只想着画画设计图,能让众人都喜欢他设计的房间就好了。

至于赚钱、升职、投资、养老,那都和他没关系。

能有个角落可以供他睡觉打盹,画图喝茶就不错了。



当他推开咖啡店的橱窗门时,于宛童正坐在柜台后面,抱着一堆瓜子嗑得开心,见有人进来,连忙慌慌张张地收拾桌子,高声道:“欢迎光临——咦?”她见是店里常来的熟客,便自来熟地朝陆其琛打着招呼,“好久不见呀,你都两天没来了!”

哈?

陆其琛虽然有些不习惯这人的自来熟,但他怕麻烦,不想被别人纠缠着问个不清,干脆全盘托出,“是啊,这几天公司很忙,要加班。”

“噢!那真是辛苦啊!”于宛童同情地点了点头。

两人宛如老朋友的对话被小米听在耳里,有些茫然。

这俩人早就认识了?



陆其琛放好了电脑准备去前台点柠檬茶,这才发现几日没来,店里已经有了一些小变化。

“这些……要卖的吗?”他皱了皱眉,碰了碰墙上的一个金属手环。

藏银双直环的主体,被做成了蜿蜒的灵蛇状,在蛇嘴的位置嵌了一颗碧绿的祖母绿。

“是的!不过我还没标价呢!”于宛童正在麻利地收拾着瓜子壳,见陆其琛一直盯着那面墙,笑着问:“你要买吗?”

陆其琛一摸裤兜,得了吧,这个月还没发工资呢。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迟疑半晌,还是问了一句:“多少钱?”

这个问题有点难。

于宛童冥思苦想好一阵,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价钱。她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眼睛也弯弯的,“要不你自己看着给个价吧,反正我也算不清楚。”

这么随意的吗?

陆其琛又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正对着一堆零钱手忙脚乱,还是自己看不下去了出面指导了几句,然而没想到对方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柜台收银员。

他觉得这家店能继续开下去估计是个奇迹。

“那算了,给我一杯柠檬茶就行。”

“好嘞!真的不要其他的了吗?今天店长儿子满月,甜品八折优惠呢!”于宛童跃跃欲试地准备给对方介绍这次的大活动,被陆其琛婉言拒绝。

“不用了,就只要柠檬水。”

“好吧。”

虽然店长培训他们的术语没有派上用场,但于宛童又暗自窃喜,还好他没点太多,不然自己估计又算不清楚账单了。



总算磨磨蹭蹭等到了傍晚,店里的客人已经稀稀拉拉地走得差不多了,只有角落里的那个人还在看着电脑发呆,于宛童等着八点钟声一道就收拾店铺下班,也闲的没事儿做,便撑着下巴东看看西看看。

他今天也穿着平日里那件皱巴巴的白衬衫,戴着黑框眼镜,或许是这几天加班的缘故,眼下已经泛着青色,下巴密密的胡茬没有修理,整个人像是下岗工人再就业一般的凄惨。



小米的话又响彻在耳边:

——“可能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吧,没钱吃晚饭,毕竟房租挺贵的。”

不吃晚饭怎么行呢。

于宛童撑着头在心里暗自叹气,她记得邵渊之前就是胡吃海塞一个月得了胃病。吃得多都容易得胃病,你这不吃饭铁定要坏事儿呀。

对于这样的大学生新青年,于宛童总会想到一个月前差点流落街头的自己,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悯感油然而生,她拉了拉小米的衣袖,悄声道:“小米,你去给他送一盒千层蛋糕吧,从我工资里扣。”

小米眨巴眨巴眼睛,“童童,你还真是乐于助人啊……”

自己工资一边要来补贴账单,一边还要给别人点蛋糕。

这么傻白甜的姑娘,还真是不多见啊!

于宛童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是不好意思,“这种帮助别人的小事就不用告诉店长了,举手之劳,共建和谐社会嘛。”



在咖啡店上班的日子,其实还是很清闲的。

于宛童已经渐渐掌握了收账的小窍门,最近找错钱的情况也不再发生,竟然还被店长点名表扬了一次。

头一回获得别人真情实意的表扬,于宛童心情有些复杂。



“童童,你手机响了!”被同事好意提醒,于宛童从兜里摸出手机,一看,竟是几个月没见的闺蜜尹穗。

“喂……”她有些心虚地接了电话,然而这头才刚刚说了一个字,尹穗那头已经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地喊了起来。

“童童,你在哪儿呢!我回国了啊!要不是我去聚会的时候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真的去澳洲留学了呢!”尹穗笑嘻嘻道:“你猜我给你买的什么生日礼物!GUCCI限量款!你一个我一个!咱们闺蜜包!”

即便于宛童已经尽力捂住了听筒,然而尹穗的尖利嗓门实在太过穿透力,整个咖啡店都回荡着她的笑声。

感受到众人望向她疑惑的目光,于宛童吞了吞口水,捂着话筒朝大家讪然一笑解释道:“A货,A货!”

“什么A货,几十万呢!”电话那头的尹穗丝毫没意识到于宛童有什么反常,还激动地说:“你之前说这一个月你要闭关学习,我都没打扰你,怎么样!今天我回国了,我们去玩儿吧,我包个场子!”

于宛童小声对尹穗说:“今晚可能不行,我在上班呢,八点这咖啡店才关门。”

电话那头传来死一般的寂静。

片刻后,才听见尹穗结结巴巴的声音:“你、你家破产了?”

她是不是听错了?

邵氏集团的千金,邵氏夫妇的掌上明珠——于宛童,居然跟她说,自己在一个咖啡店打工?以前逛街的时候刷卡都不看金额的于宛童,如今居然在一个咖啡店打工?

“不、不会吧?”尹穗结结巴巴道:“我今天、今天还看见你家的广告了呀。”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飞机坐了太久,产生幻觉了。

“哎呀,跟你说不明白!”于宛童被大家的目光盯得有些心虚,便逃出咖啡店,站在大街上朝着尹穗一五一十地全都交代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咯,”于宛童很是不满她哥邵渊那个抠门的性格,“他就总觉得我一无是处,离开了家就没有活路一样,凭什么这样说我呀!他不也就只比我早出生俩小时,还在我耳边说教,我都烦死了!”

“可是,你们打的这个赌,你不就吃亏了吗?”同为富二代的尹穗有些不明白她这个闺蜜一家人的脑回路,“况且用爸妈的钱怎么了,钱不就是拿来花的吗?难道还能带进坟墓里不成?”

“反正我哥说了,只要我能坚持一年,就把澳洲的那栋联排别墅给我。”于宛童满不在乎道:“到时候我和赵铭源去澳洲留学,还有个落脚的地方。”

“那你也不能去咖啡店打工啊……”尹穗替她这个闺蜜心疼,“你要是想进公司,我给你找一个啊,每天啥活都不用干,坐着领工资就行了。”

“不要,”于宛童义正辞严地教育起尹穗来,“我觉得那样的人生很颓废,不想成为我哥口中的米虫。”

米虫尹穗被于宛童这么一说,悻悻地闭上了嘴。



【关键词】 情感   爱情   青春文学  

让我住进你心里 电子版下载地址

GOOGLE广告